珍珠老鼠

一旦开始自满,就无法进步,甚至会倒退。请我自己牢记这一点。

亲眼见着GGAD前十已一月近两月,从此前途灿烂,不由内心感慨说不清道不明的喜悦。
GGAD可以从北极一夜之间窜到赤道,阿不思和盖勒特能不能也一夜之间从BE跑到HE呢?😭跑过名利跑过时间跑到有太阳的那边——

【佣殓佣】最佳搭档(一发完)

突然觉得这对求生组很好吃,强强联手互补性格,不是很美好吗?

————

庄园最近来了个新人。

奈布坐在等待桌的旁边,若有若无的目光落在对面的新人身上,对方全身上下都是银灰色,下半张脸用口罩遮着,眼神平静淡然,仿佛他参与的不是无止境的生死游戏。

这个庄园里每个人都警惕着,防备他人也防备自己,他们会在游戏里合作得很好————但是该出卖的时候绝不会手软。

自己也是吗?新来的他也是吗?

他不知道,就像他至今还无从所知庄园扭曲的空间到底是怎么造成的,他们这些人又有什么极度的罪恶要在这里生生死死,一遍又一遍……

恐怕屠夫也不会知道太多。他讥讽的想着,注意力又转回到对面人的身上。

他好像叫伊索.卡尔来着,职业是入殓师?真是适合这儿的职业啊,自己死后恐怕也要拜托他吧?

卡尔那对银灰色的眼珠动了动,眼神定在奈布的身上,两个人目光一撞,卡尔倒没什么情绪波动,奈布却觉得有点不好意思,偷看被发现什么的……

他硬着头皮主动打了声招呼:

“你好啊,卡尔。”

同时心里暗暗抱怨:这屠夫怎么还不来?一点都不敬业。

卡尔看了他半晌,直至奈布头皮发麻的时候才开口回了一句:“你,好。”

天呐!老年人附身吗?奈布觉得他可以推翻之前的结论了:伊索.卡尔绝不适合这场残酷的游戏。

看看他那无欲无求的眼神!求生欲不强怎么能获胜?

“叮当”一声,对面的椅子落座了一个监管者。

哦是杰克,“哈啰杰克先生,最近怎么样?”

“还能怎么样?”杰克笑了一声,玫瑰手杖在桌面上敲了敲,“看来这位内向的小家伙就是你们的新人?”

“没错,他叫伊索.卡尔。”奈布简单的回答,同时大厅里一阵噼里啪啦(奈布担保这绝对是玻璃碎裂的声音)响起,游戏正式开始。

开局遛了三台机子,奈布就有点撑不住了,他大口大口喘着粗气回想这场可以代替他拖住屠夫的求生者,然而并没有,一个修机盲女和一个羸弱医生,oh my GOD,他撑不住了。(他完全忽略了新人)

奈布被吊在绞刑架上感到很绝望,尽管他已经习惯了被绞死的痛苦(就是脖子一痛一切就过去了)……好吧这种事情怎么会习惯?!

杰克去抓别的求生者了,这个时候谁来帮个忙啊……

奈布突地眼前一暗,再一睁眼他就立在棺材里,有一只修长纤细的手推开了棺材大门,光明照进他的眼睛里,反射出眼前平静无波的人影————

“卡——卡尔?!”

他惊讶的大叫起来,“你……”他的心里极快地闪过一个猜测,“这是你的技能?”

卡尔点了点头,收起了棺材。

“谢谢你,卡尔!”奈布不知道什么心情,他不由的走上前给了卡尔一个拥抱,“抱歉……um……我之前误会你了,卡尔,你非常厉害。”

卡尔还是那副表情,“没事。”说罢,他提起他的银灰色小包转身想要离开。

“卡尔,卡尔!”

身后佣兵的呼唤让他再度停下了脚步。

“卡尔,”奈布不知道想到了什么,蓝色的眼睛闪闪发亮,“也许——也许咱俩可以成为搭档!咱们会在庄园里创造奇迹的!说不定还可以从这个见鬼的地方出去!”

卡尔怔住了,头一次,有人说想和他成为搭档。他想拒绝,可是那双夜空中最闪亮的星星正恳求的看着他,那里面……那里面柔软又炽热。

“可是我不擅长这个……”他轻轻的说,声音不知为何逐渐微弱,最后几不可闻。

“没关系卡尔!”奈布走到他身旁揽着他的肩膀,“你只需要在我需要的时候出现就好,最好……最好是我上架的时候。”

“……好的。”

就这样,奈布和卡尔的搭档之旅开始了。

一个月后,监管者休息室。

“oh shit!”裘克走进来,把火箭往地上一扔,脸色极臭。“佣殓的组合简直糟糕透顶!我这个月都不想再见到他俩!”

小剧场:
奈布最近都在绞刑架上睡着了,他还告诉卡尔,最好在最后处刑几秒前把他拉出来,让他在架子上休息一会就可以继续遛鬼啦。
END

《契子》这设定好适合雷安啊,我吹爆修罗太太

说真的,契子这设定好适合雷安啊。以及我吹爆修罗太太!她写的《契子》是我近年看过最高质量最让我沸腾的一篇了,超级棒!滔滔黄河也表达不出我对她的敬仰之情,推荐!

这里把契子的设定贴出来,带入一下雷安真的很合适……

宇宙中有一个种族,他们没有幼年,也没有老年,没有出生,也没有真正的死亡。他们以一种极特殊的方式降临世间,在一代代的轮回中保留下了关于生存,最原始的记忆,他们就是天宿人。每一个天宿人找到心仪的对象后,若要与对方结为伴侣,就必须经历一场生死角逐的成人仪式,仪式上的胜出者,将成为配偶关系中绝对的支配者。而落败的那一方,则被称为——契子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————《契子》

注释:契主对契子在心灵上绝对控制,简单来说就是成年时要和自己最爱的人打一架,谁赢了就把对方的心头血喝一滴,赢者成为契主,对自己的契子拥有绝对的控制权(比如想让契子干嘛就干嘛,可以知道他在哪里他在想什么,命令他),输者从此成为契子,受支配的一方。

代一下雷安……带感!打个比方:

【雷狮和安迷修是一对看彼此的不顺眼的宿敌,然而意外发生他俩被迫结契,安迷修被打败成为契子后想自杀,雷狮强制他活着。

雷狮:你今天干什么去了?

安迷修:关你什么事。

雷狮心念一动,安迷修猛地栽到地上,痛苦的捂住头冷汗淋漓,他反抗了几秒,最终艰难的张口:“……我……我在学校。”

外来的力量消失了,安迷修跪在地上汗水打湿了他的额发,他为刚刚全面覆盖的威压本能的感到恐惧,同时对这一切都充满愤恨。仅凭剩余的一点自我支撑着。】

嗯……这设定我/他/妈吹爆!我爱这个大大!她写的原著里的攻受超级带感!
这个胜者为王败者为寇的绝对设定我爱的要死!
我想办法向太太求一下授权,拿这个设定写一个雷安,有人看吗?

浅谈GGAD和EC,以及HP魔法史和欧美

(莫名其妙排版分段没了咋改都改不过来了什么鬼) 这对是真的像啊…… GG:野心家,政治家,第一任黑魔王,妄图魔法称霸世界。 E:野心家,政治家,万磁王,主张变种人主宰世界。 AD:理智,平和,校长,本世纪最伟大的白巫师,主张“爱是最伟大的魔法”。 C:理智,平和,校长,另一派变种人的领袖,主张“变种人与普通人和平共处用爱感化”。 共同点多得跟牛毛一样。就连出身和决裂都像,GG和E是德国人(德国中二男友),都因为恋人的妹妹而决裂(一个死了另一个被拐),都在年少意气的时候遇到AD和C,一见如故二见倾心终生痴缠。我们都见过了他们从年轻到老的过程,从相恋到决裂到相隔一方的过程。 都是高颜值高智商高情商,攻都是野心家,都因为理念不合和受的妹妹而分手。 两对强强,两个王,两个校长。都离婚了。 天呐…………爱了爱了。 HP的魔法史就是一把横跨历史的大刀。 萨拉查出走,亚梅送船,GGAD世纪之战,嗯……历史总是惊人的相似,又惊人的虐到炸裂。 前有GGSS理念不合分手快乐(?),后有GGAD余生不再相见,想在中间扑腾一下突然发现亚梅送船了…… GGAD再往后还有哪对? 嗯……斯莉?在那个漆黑的夜晚已经彻底与我们说再见了。 双子?一个最后娶了另一个的女朋友算不算HE? 德哈? 这个十九年后就不要再想。 没有一对是甜的,结局都是大写的BE。 然后再说说复联三。 结局灰灰了。 虫铁已经走远了,带着他的“l don't wanna  go,Mr. Stark”。 LOKI带着他的“I assure you, brother, the sun will shine on us again.”也基本凉了。 吧唧的“steve?”至今还回荡在我的心房。 幻红……这对死了还要再被挖一次继续生离死别。 我怎么还没去世呢?(冷漠) 幸好毒埃带来了我继续活在这个圈子里的动力,毒埃真好,我头一回二刷某个电影,我希望他俩永远甜下去,做一对欧美里的清流。(不要跟我谈漫画,我不听我不听我就要吃糖甜到蛀牙) 有人说“梅林在上请让他们重逢吧” 而我要说“梅林自己都在等亚瑟啊”QAQ 尽管唠叨了这么多,但这里面每一对都是我的心头宝啊。我爱他们,爱的义无反顾😊 PS:如果你有一个德国男友,又恰巧有一个妹妹,那么注意了,保护妹妹,刻不容缓。

【瑞金/嘉金/雷安】测谎仪

沙雕文,写完后整个人都变得沙雕了,勿较真。

测谎仪

凹凸大赛为了让选手们放松心情(?),了解彼此,增进感情(?),丹尼尔特意在大厅放了一台测谎仪。

于是————

1.瑞金的场合

格瑞路过,金追在他后面委屈的说:“格瑞,你不要不理我,你还是不是我的好朋友了。”

“你本来就不该来参加凹凸大赛,这里不适合你,”格瑞神情冷淡,“不要再跟着我了。”

“滴滴滴滴滴滴滴————”

测谎仪疯了一般的突然鸣叫起来,整个凹凸大厅的目光被吸引于此,聚焦在他俩身上。

格瑞:“…………”

“这是什么?为什么突然会叫?”

金困惑的向前走几步,想要去看贴在机子上的说明介绍。格瑞却一把拽住他往外走,二人的身影渐渐消失在众人面前,但还能听见金激动的声音。

“格瑞你终于理我了!”

“闭嘴。”

“滴滴”声不绝于耳。

2.嘉金的场合

“渣渣!”嘉德罗斯对金凶巴巴的,“让开,你挡到我的路了!”

还没等金反应过来,测谎仪的“滴滴”声再次响彻大厅。

嘉德罗斯:“…………这机器肯定坏了!”然后一棍子,第二天管理球换了个新的。

3.瑞嘉金的场合

“你说,我去把那个渣渣干掉怎么样?”嘉德罗斯用棍子指着格瑞,口气不可一世。

新测谎仪又开始“故障”了,这次叫的比先前更大声。

格瑞和嘉德罗斯已经无视了它。

“我才不会管。”格瑞一边说,一边握紧了烈斩。

测谎仪……

据说测谎仪在他俩打架的时候鸣爆废了。

4.雷安的场合

“听说这玩意儿能测出谎言,”雷狮踢了一脚测谎仪,对安迷修笑着说,“骑士,让我看看你有没有说谎的美德。”

“恶党,要来决斗吗?”

安迷修举起冷热流,冷笑。

“如果说句“我喜欢你”会怎样呢?”雷狮没有理他的这句话,反而慢条斯理的提出这个猜想,然后自己都被逗的乐不可支,“想想都觉得不可能吧,白痴骑士,我喜欢你。”

测谎仪半天没有动静,只不过几秒钟就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一样。
???二人凝视测谎仪许久。安迷修看雷狮的眼神变得有些奇怪。
雷狮:“…………这机器一定有毛病了。”

安迷修:“……对,该修了。”

他俩的气氛竟然诡异的和谐了起来,一致对外了。

尾声

大赛第一、第二、第四、第五都宣称凹凸大赛盛产伪劣产品,测谎仪根本质量不过关,他们已经帮忙清理了,希望下次大赛主办方重视该方面的问题。

金:“所以那个到底是什么啊?!”

【露米】经济危机(假车)

只是想上虚弱的米米。就这样,嗯,假车,有刹车,慎。

经济危机下的美/国(假车)
阿尔伸手握住了门把,想要拉开门扉,就像以前很多次那样,然而身体不听话是确凿无疑的,他试了又试,用劲去扭转,终于,“砰”一声,门开了,阳光灰沉沉的斜射进昏暗的房间里。
他扶上把手,试图往外走,边走边冒一点冷汗,他感觉得到,似乎有无数只苍蝇在脑海里嗡嗡作响,身体像被某种外力撕扯————他知道那是什么。
美国上下都被阴云笼罩了,人们看不见希望,绝望感染着每一个美国人,无数破产的无业游民在街上游荡,仿若世界末日。
年轻的美国不知道该怎么办,那些老牌资本主义国家也束手无策,英国在为国内经济衰退焦头烂额,法国、德国、日本他们也迅速加入了这一行列。
只瞬间的功夫,资本世界崩塌了。美国从春风得意到垂头丧气也不过几个月。他是国家的化身,国家的一切与他的身体情绪息息相关,如今他照镜子,不敢相信镜中的人是自己,那个面色苍白、眼神黯淡、连金发都有些灰败的人是谁?
他的身体每况愈下,现在连走路都有点吃力。干脆别出去了,在家好好待着吧。
上司见了他的鬼样子被吓得不轻,本就因经济危机整得压力山大的心更不堪重负了,他直接免除了阿尔的一切事务,叫他在家静养。但两人心知肚明,美国的现状就是如此,要想让国家痊愈,必须解决这次危机。
哪里有什么办法呢?史无前例的大危机,多少个经济学专家都没个方案。迫不得已,国内兴起了一小股“社会主义分子”,他们羡慕、惊叹隔壁苏联的发展,鼓吹社会主义。
美国是不会同意的!阿尔愤愤的想,他一直都很讨厌对面那个国家,无论是国民还是国家本身。
他抬头看了看刺眼的有些不真实的阳光,脚步又退了回去,关上门,倒在地毯上。就这几个简单的动作,仿佛已耗尽他的所有力气。
忽然,他听见敲门声。阿尔没什么力气了,他疲倦地说:“门没锁,进来吧。”他以为是上司或是要他办公务的。
门被推开了,阿尔看着来人睁大了眼睛:
“竟然是你!”
他扶着鞋柜站了起来,身形摇晃一下又很快稳住,直视这个不速之客。尽管他几近虚脱,眼眸仍燃起了幽蓝色火焰。
“你来干什么?”他咄咄逼人,愤怒让他莫名有了点力气,使他可以毫不怯场的正视对方。
“我来的目的,你肯定知道。”来客笑着回答,“外交嘛,你没出场倒是稀奇。”
阿尔有些震惊,确实,他完全不知道这事,近来,病痛折磨的他快发了疯,他还是头一回遇到这情况,美国毕竟太年轻。
但他还是硬撑着,口气很强势,“苏联,你不用假惺惺的,我好得很。”
“真的吗?”苏联回身锁上了门(阿尔心里有了不好的预感),语气调笑,“我怎么不觉得呢?”他往前走了几步,呼吸喷到阿尔的脸上。
“你要干什么?”阿尔感到有些不妙,他很快没精力想别的了,因为该死的俄国佬正步步紧逼,他不得不后退一步又一步,最终狼狈的跌坐在沙发上,狠狠地注视着伊万。
“苏联,你他妈要做什么?”他有点慌,凭自己现有的实力,他不可能打败一个正快速发展、身体强健的国家。
伊万手撑在沙发上,一大片阴影笼住了阿尔。对方的呼吸轻轻拂过他的脸侧。“从几百年前你独立后,我就对你很好奇。你,当时还是个小孩(其实已经少年了,但在露子眼里就是小孩啊),怎么打败的世界霸主呢?而后几百年,我发现你的运气可不是一般的好。这让我有些嫉妒,也更加对你有兴趣。但是,我还没有机会见识。直到今天————现在,上帝收回了对你的偏爱。”
“你说什————”阿尔感觉被挑衅了,他因愤怒,脸上稍稍有了些血色。然而伊万比他速度更快,他俯下身,直接亲了上去。
突遭意外的年轻国家眼睛睁大了,他不知所措,但也是懂了一点这方面的东西,愣了几秒就拼命挣扎起来,然而先前提过的 他够虚弱。伊万把他压在沙发上,轻而易举的制服了他。
“你疯了!”恐惧席卷了全身,他开始用国家名义威吓对方,用至今他知道的所有脏话招待对方,然而伊万只是笑笑,不急不慢的解开他的衣服。
因为虚弱,他的身体纤瘦而敏感,刚接触冷空气,他就忍不知哆嗦一下,眼神迷离,有些水汽。
这样的他有种惊人的病态的美,与之前心高气傲、自以为是的阿尔截然不同。微妙的反差更引人犯罪。
伊万像在欣赏一件艺术品 ,这令阿尔更不舒服,他绞尽脑汁的想出一句最能羞辱对方的话:
“红色病毒的男妓,没有朋友、没有童年的雪国!”阿尔有些惊喜的看着对方变了脸色,于是继续怀着快感和恶意往下说,“即使你成了苏联,有了众多同盟,你从始至终还是那个没朋友、孤单的万尼亚!”
他看见伊万猛地停下手中的动作,肩膀微微耸动,始终微笑着的令他厌恶的虚伪面具终于裂开了一条缝,他忍不住得意的大笑,笑得疯狂。
“呜!”他感觉身体更加虚弱,血液几乎冻结,这令他不得不停止大笑,气喘吁吁。他只得盯着那张此时阴沉的脸,心中涌起巨大的快感。
他看见伊万阴沉的表情,紫色的眼眸充斥怒火,又有很多复杂不明的情感。空气似乎凝结于此刻,气氛一触即发。
(怕被和谐所以车车大家自行想象吧……有机会我把后续补完)

【米英】当我成了你

(瞎JB乱写,阿米视角)

我经历你的荣耀,跟随你的脚步,仰望你的身影,目睹你的国旗插遍世界每一个角落。你携战与火的气息踢开我的大门,眸中尽是漫不经心的杀意。
然后你蹲下来拥抱我,眼泪就这样滴落至我的肩头。我不懂,只这样看着你,看着这样的你。
现在,当我成了你,我便懂了。

【虫铁】他知道的,我知道的

其实,他是知道的,那个叫彼得.帕克的孩子。
崇拜他的年轻人总是那么多,你知道嘛,钢铁侠的魅力无人可挡。
可是这个年轻人似乎有哪里不一样。
他有时候会对电脑传回的蜘蛛侠的照片发呆,他很像自己,但又不像自己。
他看着名为彼得.帕克的男孩跌跌撞撞的在打击罪恶的道路上摸索着,他清楚男孩投到自己身上的眼神的炽热,像火焰,让自己苍老的心又重新燃烧起来,他一边不由自主的想去暖手,一边又怕火星飞溅,烧伤自己。
他张开羽翼,想把这个还没长大的孩子护在柔软的羽毛下,希望黑泥不要污染这里,世界的焦点不要照耀这里,他清楚的,那意味着什么。
孩子是从来不听大人劝的,而大人通常对此也无可奈何。
所以,他收缩了一片羽翼,那孩子迫不及待的冲出去了,荡着蜘蛛丝,穿着大人馈赠的礼物,眼底的光芒足以照亮一切。他注视着,这一颗年轻又美丽的心灵在属于他自己的天空里翱翔。
他有一点失望,他站在原地,像以前一样看着他渐行渐远。
但是……
那孩子回来了。他在空中划过绚烂的痕迹,又再次停留在他的面前,用那种燃烧的目光看着自己,一如既往。
你这稚嫩的雄鹰,怎么不飞往属于自己的天空?
“因为我是你的,先生。”
年轻人说。
“有些人走了,可我不会走。我是属于你的,斯塔克先生。”
年轻人总是那样固执。你知道这会给你带来什么未来?
所以你现在躺在我的怀里,奄奄一息。
你是否后悔?
“l don't wanna go……Mr.Stark……”
你还坚持吗?你当初的选择。
“sorry……”
我知道的,我一直都知道。但我逃避了。
现在,我给你满足,我实现你的愿望。
他俯下身去拥抱这年轻的男孩,他低下头去亲吻这沾了他灰尘的土地。
隐隐约约的,他又听见了那声呼喊,青涩的,充满热情的,像初升的太阳。
“Mr.Stark!”
他抬头,四下空寥,影子被无限的拉长,孤寂又彷徨。
我似乎又失去了什么。
他还剩下什么?

————
今天翻虫铁,又翻到了很多报社的文和图,我这好不容易痊愈的心,再次被扎烂出一道长长的口子。
所以写下此篇。


【冷战】最后的秘密(尝试用诗的语言描绘)

在学校里没有手机,百无聊赖,于是尝试用诗一般的语言写给我最爱的冷战。周末了能玩手机了就发上来了,感觉自己好能扯……
——————
我从未见过像他们一般的爱情。他们于硝烟战火中相识相爱,于百年冷战中相杀相恨,最后在国旗旁落幕。他们的相爱是所有人充满猜疑的、在背叛与谎言中酝酿的禁果。是潘多拉宝盒里最后的希望,天堂与地狱间的一线生机。
在那一晚后的清晨,我推开窗户,画眉鸟在树上哭啼,血泪流淌过它爪下的树枝。我问它为何哀伤,它唱道:
“世纪性戏剧迎来了悲情的终结!”
此后许多年,我再次见到他时,他依然像当年一样年轻,眼中却再没有绚烂的烟火。他向我微微点头示意,超大国的野心在空气中弥漫。我徒劳的在他身上寻找人性的一面,那个爱说爱笑、灿耀如向日葵般的青年。
这段往事就此湮埋在历史的长河里,潘多拉盒底的希望终究没有逃离原有的命运。
我将这段往事整理记录在我的日记本里,企图以我的微薄之力撬起尘埃里真相中的一角。
我的祖国一直在为他的人民奔波,却忘了他自己为人的幸福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1年12月26日

注释:这篇文章记录于一个叫哈利.哈博斯的美/国人的日记本上,他在1969——1999年曾担任阿尔弗雷德的副官,后退休。此篇的日期正好是苏/联解体十周年纪念日所写。至于画眉鸟,应该是他虚构的。

黑白无常帅的一批啊!

小黑小白怎么能那么帅!!!我又在这个庄园恋爱了(/ω\)
优雅小白X暴躁小黑,或者霸道小黑X温柔小白都不错的样子!年上年下都很棒呢!!!自带爱人真是岂可修!小白弟控,小黑兄控,真棒!小黑脾气暴躁只听小白的话,小白对外人优雅对小黑温柔,哦呀呀!萌死我惹!(/ω\)

小白:小黑能收敛一下脾气吗?打不到人是你没有耐心等近身啊。
小黑(被刀气气的一肚子火):哥,那是你刀气长没这个感受!
小白:那你可以耐心一点。
小黑:……哦。(不情不愿)
小白(叹气,摸了摸小黑的头):唉。
小黑:那不是还有你吗?
小白:……嗯。